您当前的位置 :望安岛新闻网 > 房产 > 将通过并过马路

将通过并过马路

时间:2019-04-05 00:55:45 来源:望安岛新闻网 作者:匿名



将通过并过马路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试图通过对马克思与海德格尔思想的比较分析,从海德格尔那里获得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视野。同时,它也避免了学术界出现的两种思想理论的混淆。准确把握这两个想法。

关键词:这个;现实的个人;实践;传统的形而上学;颠覆;

中图分类号:B0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2589(2018)09-0095-02

马克思和海德格尔几乎是当代伟大的哲学家,萨特试图将两种哲学结合起来发展马克思主义;海德格尔本人一再引用马克思的着作,用马克思的“实践”作为他的“这就是”理论的基础;学术界也掀起了一股海德格尔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所有这些都表明两者的哲学存在某种趋同。虽然两者的思想背景和基本地位存在质的不同,但其理论概念的相似性也非常明显。因此,比较他们的哲学思想对于当代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一,马克思与海德格尔之间的对话

1.共同批判:颠覆传统形而上学

马克思与海德格尔思想联系的可能性首先表现在两种哲学的建立基础上,即两者都对传统的形而上学进行了激烈的批判和颠覆。在海德格尔看来,尼采和马克思是传统形而上学的终结者。 “俯视整个哲学史,柏拉图的思想总是在不断变化的形式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形而上学是柏拉图主义。尼采将他自己的哲学称为反柏拉图主义。由此已经由卡尔·马克思完成的形而上学逆转,哲学达到了最极端的可能性“[1]。马克思对形而上学或柏拉图主义的逆转体现在黑格尔理想主义哲学的逆转中。作为前青年黑格尔学派的一员,马克思实现了作为《莱茵报》的编辑,黑格尔哲学的缺点。尽管黑格尔看到了现实的存在,但他没有把握现实的本质并发展了它。相反,他(11)毁了敌人,把它推到了最高的精神,黑格尔认为是最高的。这是对宗教的最终吸引力。在受到费尔巴哈影响的时期《德法年鉴》,马克思接管了费尔巴哈的宗教批评旗帜,彻底摆脱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走向唯物主义。 “要了解有血有肉的人”,真正的出发点是“从事实践活动的人”;“不是意识决定生命,而是生命决定共同生活” nsciousness”; “不是从概念上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中解释各种形式的概念[2],这是马克思对传统形而上学的颠覆。海德格尔对柏拉图主义的批判始于他对亚里士多德哲学的解释。在《亚里士多德哲学的基本概念》中,他说“ουσια(本体论)意味着Da(这是)”,并且“是παρουσια(现在),”目前“在分析本体论的各种含义之一。存在的减少是'[3]。在《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指出“其本质在于它的存在(存在)”,“这存在的本质是它存在(Zu-sein)”,“它''什么是'essentia'也必须从它的存在和存在(存在)来理解[4] 49.这里essentia(本质:什么)和存在(实际:存在,活动家)也是存在之间的形而上学区别。柏拉图主义始终坚持至高无上的地位。存在的本质;海德格尔继承了托马西姆的中心观点,强调了存在主义对于本质的优先地位[4] 51,人们没有任何明确的本质,只是因为我在存在之前通过自由活动塑造了我的存在。这是海德格尔对传统形而上学观的转变。

鉴于柏拉图主义和传统形而上学的两次颠覆,西方哲学的焦点从抽象的先验本体论转移到了真实的人的存在。我们可以看到两种哲学思想的可传递性。 。

2.“这是”和“真正的个人”

在与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详细阐述了“真实个体”的类别:“这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自己的活动所创造的东西。”物质生活条件。“他认为”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一个活着的个体的存在“[5]。这首先是对人类生存的个性和独特性的肯定;但他也说过“避免重新考虑'社会'作为抽象对象的第一件事就是反对个人。个人是社会存在。”强调个人的共存和历史。个人不是一个人固有的抽象但是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它不是个体内部的意识自我活动,而是外部的客观活动;它不是固定的,而是在历史中不断变化。其中。马克思用实践来联系人对自然界(他周围的世界):从事生产和交流的个体,生活在具有自己“自然生命”的对象的创造活动中,创造了人类的历史。在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中,“这是”这一类别是指“作为存在存在的人”和“人类存在的现实”[6]。它的“这是”规则具有鲜明的个人主义色彩:这是“永远是我的存在”,具有“Jemeinigkeit”的本质[4] 50.海德格尔也有一种“社区”的感觉。 “这是一种共存的性质。”“这个世界是一个共同的世界。 “内心”与他人共存“[4] 138.我们可以看到,海德格尔也认为人们并不是世界上独自存在的,人们总是与他人共同生活。海德格尔认为,我们对“他人”的描述需要以此为基础。这里的“他人”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被认为不是我的其他人,而是那些与我们无法区分的人,我们就是其中之一。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海德格尔也否认了将我与“他人”和我周围的世界分开的可能性。这是在“害怕”生存的过程中,忧虑分为“与世界共同完成事情”和“沟通”,共同处理手工具。 1可以看出,海德格尔有意识地将自我,他人和事物置于一个社会中去理解,他们的相互依存在实体层面是不可分割的。

马克思和海德格尔都关注人的存在,并与理论思维中的诠释学相遇,这给西方哲学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二,交叉后:两者的质量差异

1.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与海德格尔本体论的区别

首先,马克思坚持从现实的现实出发,运用抽象的方法,通过对人类生产方式和社会存在的分析,逐步揭示人的本质和内涵。他意识到,要真正揭示人的存在,他必须从现实生活中走出来,必须面对人类历史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对象本身。海德格尔从他对感性知识现象的掌握开始,掌握了实践在分析人与周围世界关系中的重要性。然而,他并没有有意识地从人类的实践中挖掘出来,因此只能像西方其他存在主义者一样,对人类生活世界与思想世界之间的关系保持同样的把握。其次,在批判传统形而上学的二元对立的基础上,马克思既看到了主体与客体的统一与统一,又看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异。人的实践使两者相互作用:人们将自己的意识应用于通过自由活动改造世界的活动,并在社会实践活动中形成,发展和实现自我意识。马克思在实践的基础上实现了主客体的辩证统一。海德格尔对柏拉图主体和客体二元性的颠覆甚至更加极端甚至片面:他将自己,他人和事物置于主体和客体的绝对共同体中,忽视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差异。从实践本身发现人类的本质是不可能的,它失去了将主体与客体联系起来的基础。这也决定了海德格尔最终未能与马克思的理论发展同样的高度。2.“人”理论

海德格尔谴责传统形而上学的“被遗忘的存在”。因此,他想解释人类的存在理论,即解释存在的基本本体论,要求人类存在的意义,以达到清晰。领土。而且因为海德格尔没有看到主人和客人之间的区别,过分强调两者的统一,把诸如“事物”,“空间”和“联系”等一切都视为“人类存在的表现” “所以与人类生存相关的所有环境和事物似乎都只是人类的”设备“。而且,“自我”和“他人”之间的实际差异也被消灭了,这种平息了现实生活中差异的“具体人”已经成为一个抽象的人。因此,海德格尔对“这是”的分析无法实现真正??的人类解放。

马克思注重对社会现实的科学批判,始终坚持从人类生存活动的角度理解人类的存在和理解人类历史。它不仅承认人是生活在世界现实中的人,而且还肯定人是历史上的人,而人是随着社会生产和发展的变化而变化的人。坚持马克思,所有理论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实际问题,人性的发掘不仅要获得哲学冥想,文化批判,而且要以人为第一条件,批判人类存在的异化状态,批判社会现实,从而获得人类解放的回归和自然的自由。

3.辩证法与现象学方法的差异

在海德格尔看来,本体论和现象学“两个名称用对象和处理方法来描述哲学本身”和“不是两个不同的哲学学科”[5] 45.哲学是现象学方法所处理的本体论。他本人受到了胡塞尔现象学的极大影响。然而,海德格尔真正使用的现象学与胡塞尔自己的理论有很大的不同,而海德格尔否定胡塞尔的“先验自我”理论则从根本上反映了这一点。海德格尔反复强调“这就是世界的存在”,人类是世界上的第一位,从而开辟了生存现象学的道路,将现象学的最终现象归结为存在的存在。非超然的自我。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克思的实践观意味着胡塞尔的“意向性”思想后来通过“客观性”理论的批判继承揭示了人与自然界之间的原始关系。然而,他并没有停留在现象学的层面,而是积极地将黑格尔辩证法的理性核心运用到他的历史唯物主义中。他采用了黑格尔手中神秘的辩证法,并将其转化为现实主义和世俗化的方向。他将其应用于社会现实领域,批判了人类的异化。

引用:

[1] [德语]海德格尔。思考的事情[M]。陈小文,孙周兴,Trans。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70。

[2]马克思恩格斯的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25,544。

[3] [德语]海德格尔。亚里士多德哲学的基本概念[M]。黄瑞成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14:37。

[4] [德]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M]。陈嘉莹,王庆杰,译。北京:人生?读?新智三联书店,2014。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67。

[6]黄建平。海德格尔“这是”的范畴意义及其理论维度[J]。世纪大桥,2009(7)。

Copyright ?2018-2019 #首页标题#(www.corptradi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